是艺术呀!

今天在知乎上看到 一则回答,答主 @常震宇 说:

外行都说,啊钢琴是艺术呀!弹钢琴的是艺术家!然而我们真正学了多年钢琴的心知肚明,什么艺术不艺术的,简直是民工般的工作。

这样让我想到前些天 Twitter 上 关于「乐器演奏」的讨论串

强烈建议不要让子女学钢琴了。现在机器人弹奏钢琴算 60 分的话,人类练习到 60 分要花费很多精力,何况机器人还在不断改进。

再连系到 Casey Neistat 前天在 Philip DeFranco 节目中讲的这番话

And then when I started daily vlogging, it was really probably the biggest inflection point in that aspect of my career, ever. To quote my friend Max Joseph, it went from being like an art form to being a sport. Because there was something competitive about it, competitive with myself, not with other creators.

似乎不难看出,一般意义上的「外行人」对于内行的存在有着过份的幻想 —— 强调艺术之于体育的相对性,对艺术持有以结果为导向且不在乎过程的理解。机器人弹奏钢琴能得六十分算什么?一个世纪之前的 纸卷钢琴 就可以「弹出三十二种音色」,这并不妨碍 人类弹出第三十三种

机械唯物主义至上论有时表现的像是伪科学一样,被逼问在角落里时总是能给出无可证伪的解释:「当科技发展到那一天,就一定会……」「你所说的这种情况,算法可以这样……」于是,艺术中的「我能」就变成了「反正机器能,我不需要这么做」。

其实哪有什么特别的体验,就是人生中苦痛的体验,伴随着一点点成功的骄傲而已,除此之外并无他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