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魅族众筹音箱说开去

昨天晚间看到一条消息 —— 魅族在美国众筹网站 Indiegogo 上发起了为 Gravity 无线音箱的众筹。在「聲音中·介」,我们应当关注这个音箱本身,可我觉得这件产品暂时还没什么值得讨论的价值;当然,一件着重强调设计元素的音响产品总是值得被推崇的。在我的概念里,音响这一类物件所应承载的最基本属性应当是「家具」。大概人人都应该爱美吧?

许多科技媒体已经对众筹模式有过讨论,其中不乏有指出「众筹模式已经变味」的说法。魅族并不是一家初创公司,凭借他们多年来的行业累积,尤其是在广东这个传统音响制造业的重镇,做一款像这样的音箱应当不费吹灰之力。那么我们也可以很确认地假设,魅族是想通过「众筹」的方式给自己的产品(或品牌)做一次低成本的广告,而不是真正需要那十万美金。至于这些 backers(众筹支持者),其实是为这款产品交预付款罢了,他们很清楚这一点。这样就出现了所谓的「变味」—— 众筹发起者并不缺钱,众筹支持者也不需要承担任何风险。「众筹」从「帮助需要资金扶持的项目获得大众资源」变成了「炒作现货」。

我只参与过两次众筹。第一次把钱交给了 Elyot Grant 领衔开发的在线混合战略游戏 Prismata,是为了直接得到内部测试(Alpha Test)的激活码。在参与众筹之前我就已经很清楚,这款游戏并不会成为主流,因为它实在是太难了。但我既然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那么随后的发展我也就只能静观其变了。另一次是 AIX RecordsiTrax 的主理人、RealHD-Audio 的作者、音响工程师 Mark Waldrep 为他的新书 Music and Audio: A User Guide to Better Sound 发起了众筹。虽然我对这本书内容的期待值可能只保持在和 Ethan Winer 所著的 The Audio Expert 同一水平线,但害怕错过(FOMO, Fear of Missing Out)的心理作祟,我还是下了订单。

这两次参与众筹带给我的个人感受是:我从来没考虑过为我不了解的人埋单,我也从没想过要承担风险,我更不认为我的行为是一项狭义上的投资。我不记得在注册 Kickstarter 或 Indiegogo 这类众筹网站时是否有被提示过众筹的风险,但至少我在这几家网站的 FAQ 板块中使用 "Risk" 作为关键词来搜索,能得到的信息皆是语焉不详。众筹的参与者是否真正了解众筹是一种含有风险的投资行为?还是说他们已经错误地理解了「众筹」的意思,认为得到本应作为奖品的产品是理所应当的?在这个前有 Coolest Cooler (小型多功能移动冰柜)一年发不出货,后有 The Skarp Laser Razor (激光剃须刀)根本刮不了胡子的互联网众筹时代,我不知道除了「现货炒作」以外,众筹平台还有什么出路?似乎是厂商、众筹平台和科技媒体合谋创造了「互联网众筹」的定义。

正如魅族所愿,The Verge、Wired 等多家知名科技媒体在近几天都报道了这款由一个可以「点石成金」的日本设计师设计的「革命性的」「最頂尖的」 音箱产品(魅族语)。

最后,还是要给魅族挑个错:世界上只有 Last.fm,你们的实习生可能并不清楚。


P.S. 来自 The Verge 的报道:PayPal 将不再保护向众筹项目的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