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dcamp 和 Spotify

在很久以前的一个知乎回答中,我曾提到「看好 Bandcamp」,这不是没有理由的。如果我现在想要听到李化迪(Howie Lee)或者王长存(Ayrtbh)的音乐,通过他们的 Bandcamp 页面来购买或收听几乎是唯一合法的途径(当然还有 SoundCloud)。像这样的所谓「小众」的音乐人在 Bandcamp 上有许多,而这是我和他们保持直接连系的为数不多的方式之一。

近期 Bandcamp 官方在 博客更新 中分享了他们去年的运营状况:

  • 营收同比增长 35%
  • 用户平均每月支付给艺术家的总金额为四百三十万美元
  • 平均每天卖出两万五千张专辑(每四秒卖出一张)
  • 有六百万人使用过 Bandcamp 购买音乐(其中一半是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

其中还提到了其远超行业水准的表现:

  • 数字专辑销量上涨 40%,相对应的是全行业 3% 的下跌
  • 数字单曲下载的销量上涨 11%,相对应的是全行业 13% 的下跌
  • CD 销量增长 10%,相对应的是全行业 11% 的下跌
  • 黑胶唱片销量增长 40%
  • 磁带销量增长 49%

以及被 Bandcamp 官方从二〇一二年开始一直反复提及的一点:Bandcamp 是盈利的音乐平台。

相比之下,Spotify 在二〇一六年虽然仍旧固守着互联网音乐产业的头把交椅,但它在过去的一年中仍然是一个亏本的生意。根据 华尔街时报的报道,尽管 Spotify 已经拥有了三千万付费用户,并且收入同比增长了 81%,去年仍然亏损了一亿八千万到一亿九千万美元左右。

在互联网时代,我们似乎早已抛弃了「以(当前)盈利与否论成败」的观念。Bandcamp 可能是成功的,Spotify 也不一定就是失败的。甚至我们可以说 Spotify 是更成功的,因为 Spotify 通过引入新的商业模式使得更多人受益,让互联网音乐商业成功变成了社会主义人民公社 —— 不用付出太多,只要每月十美元就能随时随地享用穷尽一生也无法完全欣赏一遍的音乐库,真是美丽新世界。

Bandcamp 是更原始的,它的商业模型和苹果在十三年前推出的 iTunes Store 并没有本质差别。物权交换的买卖使得卖方得到了近乎直接的资助,同时买方也享有了所有权。但随着订阅制流媒体播放服务的强势和 XaaS(Anything-as-a-Service)概念的兴盛,数位文件贩售下载的需求逐渐被替代,前段时间甚至还流传过「苹果将要关停 iTunes Store」的说法。在日渐式微的行业状况下,Bandcamp 的表现显得异乎寻常。或许我们可以将它归于「长尾效应」,但我们不妨更进一步地去思考「社会主义人民公社式的音乐分发,真的就是一件正确的事吗?」毫无疑问,Bandcamp 的运营者站在反对的立场上:

Your purchase is about direct support, ownership and access, whether that access takes the form of a stream, download, or both. So please consider joining us in never using "streaming" as shorthand for "subscription-based music." The former is an inevitable technological shift, the latter is an unproven business model.

最后补充一则趣闻:因为有损音乐格式和无损音乐格式的售价在 Bandcamp 上是相同的,于是 AudioStream 的编辑 Michael Lavorgna 向 Bandcamp 官方询问了详细的 销售状况:总销售下载量的 80% 是 .MP3 有损格式,15% 是无损格式,.AAC 和 .OGG 等其它格式共享了剩下的 5%。


推荐阅读:The Devaluation of Music: It is Worse Than You Think

An ethos of musicality and discovery has been replaced wholesale by a cynical manipulation of demographics and the blandest common denominator.